首页 > 话说创城

创城漫谈|露天牌桌真的没法治吗

2019.10.28 小井

  牌桌盛行是一些老旧小区的“顽疾”,不仅有损市容、妨碍交通,还容易因噪声等问题引起邻里纠纷,普遍存在的赌博现象更是涉嫌违法。然而,露天牌桌虽屡遭诟病却难以根治,稍不留意很容易死灰复燃,成为创城中的一个“痛点”。那么,露天牌桌真的没法治吗?

  露天牌桌难治,应该与“群众基础”深厚不无关系。很久以前,每逢休渔、农闲时节,人们也是喜欢打牌休闲的。说起来,舟山人还为麻将改良作过 “贡献”。相传最早的麻将牌上有公、侯、将、相、文、武、百等七个字,因被封建统治者所忌,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被视为禁忌游戏。清道光年间,舟山有个叫陈渔门的普通百姓,私下里将“公、侯、将、相”改为“东、西、南、北”,将“文、武、百”改为“中、发、白”,这一革新使濒临灭绝的麻将重新风靡起来。时至今日,依然有很多人把打牌搓麻将视作 “解热解冷解肚饥”的“宝典”,有人甚至认为“小赌怡情”。

  玩者无耻感,坊间多宽容,使得露天牌桌堂而皇之。依法治理,同样面临诸多尴尬。制造噪声、污染环境、妨碍交通固然违法,但真要大开罚戒却并不容易。赌博当然要打击,但露天牌桌毕竟不同于以盈利为目的的赌场,对输赢不大的“小白相”也很难上纲上线。或许正因难管、难治,导致一些基层干部、执法人员见到牌桌绕着走。

  露天牌桌真的没法治吗?未必。但凡社区干部“盯得紧”的地方,情况明显好得多。这是因为,露天牌桌哪怕纯属娱乐也或多或少会对环境卫生、公共秩序造成一定影响,很难做到“理直气壮”。只要发现问题就管,就没有劝不散的牌局。一些社区开放老年活动室,通过引摊入室同样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多管齐下、疏堵结合,露天牌桌不见得治不了。

  一些人之所以迷恋牌桌,还在于文化生活枯燥,缺乏可以移情别恋的娱乐项目。社会老龄化程度越来越高,老旧小区更是老人集聚,大多数人上不了老年大学,又无法凭空滋生出吹拉弹唱、旅游摄影之类的爱好,于是只能在牌桌上老有所乐。说起来,露天牌桌也是一种无所事事的无奈。

  创城不但要治理不文明现象,更要通过“种文明”让更多的人高雅起来、幸福起来。牌桌只能消磨时光,不能丰富人生。让文化资源、教育资源沉下去,把文艺节目送到小公园,把老年大学办到家门口,相信大家会逐渐远离牌桌。没有那么多专业人才怎么办?建议在庞大的创城志愿者队伍中分出一支“小区文化工作队”,专门为基层群众种文化、送乐子。